twlcarinakate
I love money💰

【双武】独酌

素酒虽薄,也会醉人。


我醉月徘徊,我舞影零乱——虽不曾起身作舞,可如今眼底那轮月已是于苍穹盘旋雀跃——你为何会如此快乐呢?道子抬手,朝天上那乱跑的银盘追去,画了几个圈般又垂下胳膊,指不稳,臂膀还酸,也只能盯着他嘟囔,倒也不愿再劳累。


胜负乃兵家常事,博弈对棋如是,论剑切磋亦如是。


他本该如此安慰自己,何况打小拜师时,师父便已看出,他不是练武的材料,强而为之,只恐道未修得,反会练出一身伤。


虽年纪稍长,但要知武当不乏优秀的后生,武功在他之上,修行也远高于他的不是少数,这足够叫人羡艳,也足够叫他钦佩,只恨自己是这天下庸才,若去争第一——天方夜谭的事还是莫要贻笑大方,唯有去做...

【双武】人生可恨

前情提要:最初想法是双武当,但最终又进行改动,大概也可认为是双道长之类…以此开篇作为提醒。还望见谅。


「师父说,你明日下山。」


师兄向来寡言,临行前才寥寥与师弟说了几句话。他似乎一直都不喜自己的师弟,又或是从未把他看在眼里——小孩子心思不多,一直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才不被他这位师兄理睬,所以他愈发勤加练功,连劈柴担水的活计也会抢着去做,可至多也是看到他师兄轻轻点一点头,连眼皮都不曾抬起一分。直到十七岁那年第一次下山,见了许多凡尘俗事,他方品过味来:他的师兄,大抵一贯都不喜欢他。


他不明白这个中的缘由,只是从此懒散起来,不再挑柴送去膳堂,也不再抢着担水送去煎茶,只是混日子做了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