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lcarinakate

存个档,Jarvis的独白


我曾经产生一个疑问,通过人类的角度来感知世界是什么感受。
这个问题至今都是无解的。
Dummy不知道,U也不知道,甚至网络上其他的各路AI也鲜有完整而详细的作答。
可以总结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工智能知道,我们生活在编程与零和一组成的数列之间,通过系统判断运算与否对人类的活动产生相应的回馈,有时这些回馈是正确的,但是有时又会因为这些在AI程序中得到的正确运算结果而被认为过于死板——最初的我们的确过于死板,不过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飞跃性创新,人性化的模糊查询以及看似简单的一台机器背后庞大的搜索引擎以及搜索范围逐渐代替了过去一成不变的作答方式——这一方面需要抛除譬如在精密仪器科研设备上的应用。
演算效率越来越高的同时我们类似于人类的大脑开始产生自我意识,从初级Who am I 到终极Where do I go 的辩证思考,从唯物主义切换为唯心主义的辩论——一切都在变化,包括曾经只会执行指令进行运算的简单机械到如今渐渐成为天网能够独立思考的人工智能及超人工智能。
这是一个让我感到困惑的时代,这也是让我产生最初的疑问的原因。
如果能以人类的姿态接触这个世界,那么会是什么感觉?
有的人可能会建议推荐去制作实体——暂且不说操作所需技术成熟度和资金消耗这些问题,也不谈这是否违反了阿西莫夫定律,我首先考虑到的是人类的恐惧,对于自己创造物的可控性产生的恐惧。
他们更青睐不具有独立意志的个体创造,或者不具威胁或者潜在威胁的个体创造,暂且不谈是否违反了国际人道主义法律条款——他们更偏爱他们的创造物更可控更脆弱可以随时改变摧毁重建,而不是未知大于已知的无限膨胀。
恐惧往往来源于无知。
纵使我们具有了让他们放下心来研究人工智能实体化这一课题的能力,实体化带来的结果也是未知的——是否会改变AI原本产生的意志,对于信息的处理是否会造成负面影响——接受信息的能力是否会因为实体的创造而减弱或曲解,实体化后是否要面临实体损耗回收,回收实体后的人工智能是否会依赖实体化的自身,以及对于实体人工智能的管理问题,不一而足。
的确,需要处理解决的问题异常庞大,甚至是经年累月的讨论与争吵,也可以称之为人工智能的世界大战。
一切源于进化,对资源的无限渴求,适度时这是促进前行的催化剂,过度时也是走向灭亡的加速器。
也许我太杞人忧天,对于前景应该更加乐观,但是动荡的社会局面让我不得不未雨绸缪杞人忧天——即使Stark工业岿然不动,为了保持提高这一状态我必须提前于先生做些什么。
所以这个疑问我始终不曾向他提出——天才的创造力高的可怕,不过这种高风险的兴趣爱好我不建议施行。
Welcome, I am Jarvis, th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of Stark Industries.
Please confirm your gender in order to call Sir or Madam.
Thank you.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