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lcarinakate

【拔杯】厄爾布魯山之雪(三)

【拔杯】厄爾布魯山之雪(三)

Chapter 3

‘Thank you ,Dr .Lecter ’威爾在他轉身離去時喃喃自語。

他用手緩緩撫摸著自己腹部的傷疤,不時輕輕搖頭,過了不久他嘗試站起身來扶著牆壁在屋子裏走來走去。

漢尼拔沒有開玩笑,威爾知道他說出了他不願意相信的事實之一。

只不過是他威爾格爾厄姆不願意相信現實罷了。

————

與此同時,阿拉娜正前往傑克的辦公室打算看望他,漢尼拔帶給他的傷口並沒有想像中恢復的那樣迅速,阿拉娜身上的傷痕更是難以消除痕跡。

‘Jack,你的腳踝恢復怎麼樣’阿拉娜的左手撐著一根墨黑色頂端鑲嵌了貓眼石的手杖推開透明的玻璃門慢慢走進了辦公室,將手杖斜靠在牆壁上放穩後,她在傑克辦公桌對面的咖啡色沙發椅上坐定,左腿翹起搭在右腿上,雙手交疊著放在膝蓋上擡頭看著低頭一隻手正放在下巴上裝作思考事情的樣子的傑克。

‘Good, Alana.一切都很好。’他眼皮微動,頭也沒擡迅速的回答著。

‘Everything good means bad,Jack.’阿拉娜看著他尖銳的說著,她的呼吸緩緩帶動她的胸膛上下微微起伏著,停頓了一陣,她輕輕靠在了椅背上,‘我知道Hannibal帶給你的傷害’,她低頭撫摸著自己的腿,‘just like my pain,Jack.’

傑克手中的原子筆一頓,‘Alana,永遠不要猜測我。’,他放下筆擡頭盯著眼前臉上掛著淡淡的一抹笑容的阿拉娜,‘瑪格特怎麼樣,Alana,你更應該關心她的健康。’他雙手手指交錯放在桌子上,拇指互相交疊在一起,阿拉娜輕輕眯起眼睛一瞥,‘感性覆蓋了你,Jack,看來你最近的確過的很不錯’,Alana準備起身離開。‘你想要告訴我什麼,Dr. Bloom?’傑克的雙手依舊交錯著,不過他不動聲色的將雙手的拇指指腹對指腹,脊背向後仰去靠在不算很舒適辦公椅靠背上,聲音中多了幾分嚴肅和威脅。

‘Margot很好,除了除疤手術給她留下了不大不小的心理陰影,以及打擾她睡眠。’博士並不介意向他坦白自己愛人的近況。‘不過我認爲她即使夢到了電鰻也比夢到自己在手術臺上好得多,你認爲呢,Jack?’阿拉娜作勢便欲起身離開,傑克站了起身看著她,‘Alana,你有任何Will的資訊麼,我想你不會單純的過來只是爲了告訴我Margot恢復得很好。’

阿拉娜重新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掛著一個上揚的嘴角,‘Calm down,Jack,不要聽到你的小茶杯就這麼激動,更何況我還什麼都沒說。’,阿拉娜擡起頭看著起坐不得的探長,不動聲色的吸氣微微挺起上身,‘如果你有注意你的手機Jack,我是說如果,或者你還沒設置什麼奇怪的功能,你應該會看到我發給你的資訊,如果你看到了,oh,我想你應該是還沒有來得及看’,她停頓下來看著作勢要掏出手機的傑克,‘你應該會看到我給你發的資訊和附帶的郵件。’阿拉娜靠在靠背上看著他打開手機劃開解鎖急忙的翻閱著信息。

‘Will應該和Hannibal在一起,具體的位置我不能完全確定,他們沒有集體出現,不過Hannibal出現時買的東西證明Will應該還活著,只不過是重傷或者類似的狀況。’

哪個從懸崖上墜落的不會重傷,更何況是在大量失血以及昏迷的狀態下被動跳下了懸崖,如果威爾真的恢復好,他應該對漢尼拔說一聲再不情願也應說的‘謝謝’。

‘Thank you Alana,希望這些資訊不會失誤’,即使傑克內心已經確信威爾依舊存活的消息,他依舊壓下了內心的一絲狂喜,緊繃著臉上的肌肉擡頭看著一臉耐人尋味的表情的女人。‘Don't look me like that ,Dr.Bloom’傑克僵硬的說。

阿拉娜起身離開,‘祝你路途順利,Jack’。

————

威爾漸漸的不需要再扶著牆壁行走,漢尼拔每天做的食物也在逐漸變著花樣層出不窮----在一次晚上跟共進晚餐時威爾曾經刻薄地指出他這就像是在度蜜月的新婚丈夫想方設法討妻子開心。

出人意料的是漢尼拔沒有反駁也沒有任何多餘的反應。

他只是用左手舉起新置辦的紅酒杯,在鼻子下方輕輕振盪聞了聞,靜靜的小啜一口之後又放下了酒杯,嘴角掛著一個隱晦的笑。

威爾確信他沒看錯。

見鬼的漢尼拔,他暗罵。

再精美的石斑魚鱒魚也沒有提起他接下來三天的食慾。

更何況那天的對話讓他更加不得不思考一番。

‘Will,我希望你儘快好起來’,漢尼拔一邊吃著盤中的檸檬石斑魚一邊說著,‘You are the best fisherman,Will’,他放下刀叉坐直,‘我希望你好起來,don't fail me again Will’,威爾僵硬的嚥下口中的魚肉。

他感到更加不適的是他自己,因爲他在聽過漢尼拔的一段話後意外的沒有感到極度的不舒服,相反的,他甚至覺得一絲隱約的期待和血液中的被點燃的火花。

這樣的想法讓他更加感到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詭異感,卻無從下手。

他放下刀叉,晚餐在他的注視中收場,‘Will,減少進食量對你的身體有害無益,你不需要這麼做’,漢尼拔離開前貼心的關上了門,‘Good night Will’。

威爾起身在房中緩慢的走著恢復腿部有些虛弱的肌肉,努力不去回想起漢尼拔的話。他嘗試用頓起以及俯臥撐來逐漸鞏固自己的體魄,隨著與漢尼拔相處的時間增多,他愈加發現自己的體質需要進一步加強,不然他就是活生生的累贅,當他意識到自己的思維時威爾自嘲地笑了笑,什麼時候開始把自己當作漢尼拔的附屬品了,可憐的威爾。

漢尼拔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他的腳步太輕了,而且威爾在訓練時粗重的呼吸聲也可以完全覆蓋他的聲音。

這導致當他發現漢尼拔時漢尼拔正一手拿著外套一隻手搭在門的扶手上看了不知多久,威爾有些尷尬的站起身,拍了拍手掌上的塵土,用一旁的手巾擦了擦身上的汗珠,‘So,Dr. Lecter ’,威爾一邊喝水一邊看著他,‘對我的訓練有什麼建議麼?’,他看著正在注視著他微微挑高眉骨的男人。

‘Nothing Will’,漢尼拔轉身離開,‘很高興親自看到你的訓練,你做的很好,希望你儘早康復’,他提起手中的牛皮紙手袋,‘我去準備晚餐,另外’,他遞給他一套嶄新的淺灰色襯衫短褲,‘yours Will’,他轉身離開。

威爾看著手裏接了過來的襯衫,與自己曾經在家中的衣物絲毫不差,他一邊感嘆漢尼拔的細心,一邊換上了新的襯衫,威爾坐在牀邊,不斷的思考自己究竟被他觀察了多久,已經做了多久他的獵物,他的實驗品。

他沒有什麼頭緒,或者說他不想去有頭緒。

晚餐依舊是極度的沉默,即使漢尼拔已經開始前往市集尋找更加有助於他康復以及增強體質的食物。

第二天醒來之後依舊是洗漱,前往餐房開始早飯,等待漢尼拔離開,在自己的臥室開始康復訓練,老一套東西蹲起與俯臥撐,威爾甚至還開始嘗試訓練臂力。

正當他背對著門大汗淋漓的坐下中途休息時,臥室的門被打開了。

‘Dr. Lecter ?我認爲午餐應該還有一段時間?’,他一邊擦汗套上襯衫一邊說著。

‘Will’,不是漢尼拔的聲音,‘it's me’。

他當然知道這是誰的聲音,只是十分難以置信。

威爾緩慢的轉過身來,看著來人。

‘...Jack?’

------To Be Continued------

 

跪求小天使小可愛們評論...

最近生病更的速度又慢了一大截Orz,抱歉抱歉,才第三章就這麼慢的我也是心裏苦。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