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lcarinakate

Hotel【美恐五衍生】

Hotel【美恐五衍生】

我住在这里的时间似乎已经足够久了,这是一句陈述句,以及一句废话。

我是这间酒店的常客,这至少在这迅速变化着的光怪陆离的五十年里,我看到了这个社会的一个小角落,一个阴暗的不断生长着尘埃与霉菌的墙角,霉斑的痕迹已经占据了大半个墙面,灰白色的墙皮缓慢地从墙上脱落,静静的毫无声息地落在地面上,静静的变成一堆终究会被偶尔经过的风吹走的尘埃。

我走进屋子,踏在被积年累月的墙皮屑染成灰白色的地面上,低头碾死了那只刚刚从水洼里爬出来的甲壳虫。可怜的生物,一生周而复始的在无数个肮脏而浑浊的水坑里度过,尘埃给予了他们快乐,肮脏给予了他们自由的错觉。

自由是什么,在这里而言,也许就是走出这家旅馆,呼吸外面的空气吧?

我知道,这个酒店里的所有人都渴望自由,但是所有人都不可能自由,来自灵魂的束缚,来自肉体的渐渐腐烂,无一幸免,无一逃脱。

我也许算是最幸运的那个吧,我还能时不时地走出这个不见日光的地方,在喧闹繁华的大街上慢慢地挪动着脚步,呼吸着有些干燥以及兴奋的空气,看着四周灯光如昼的商铺,看着身旁匆匆走过的人群。

世界在几十年之间不断地变化着,不断地更新进步着,人们也渐渐的加快了脚步,加快了一切的脚步,一切都是那么的仓促,“时间就是金钱,年轻也是金钱”,一个年轻的姑娘笑着坐在我身旁点燃一支烟夹在指间,深吸一口气从她那大红色的唇间吐出一个烟圈,袅袅的扩散到空气里消失不见。

她说她叫Kathy,紧接着她对着我夸张的笑了起来,露出她整齐洁白的牙齿和猩红的牙龈。

我叫什么呢?

似乎说了这么久我还没有自我介绍,于是我举起手中的香槟,轻轻点头抿了酒,把嘴角弯曲翘起出一个微微夸张的弧度,“Elizabeth”,微微礼节性的回了她的话,即使是嘈杂的氛围也微微有些过于沉默,于是她企图找到一个共同话题,“你很美,也许你是我见过最迷人的女人”,“谢谢,你也一样,年轻又美丽。”“So”她似乎找到了什么话题,转过身来看着我,“你也很年轻--至少是看上去和我也相差不大,难道你用了什么,比如说整容手术?”

----------------tbc------------------

评论
热度(2)